在这里只有精品

在这里只有精品

因所服之药有效,遂即原方略为加减,又服数剂,其大便仍一日数次,血粪相杂,因思此证下痢甚久,或有阿米巴毒菌伏藏于内,拟方中加消除此毒菌之药治之。今此证两次用之无效,而竟以鲜白茅根收其功,此非愚所素知,乃因一时会悟后则屡次用之皆效,故特详之以为治温疹者开一法门也。

此宜化其瘀血兼引其血下行,而更辅以培养气血之品。《金匮》桂枝加桂汤,治肾邪奔豚上干直透中焦,而方中以桂枝为主药,是其能降胃之明征也。

复诊将药服三剂,心中已不发热,头疼目胀皆愈,惟步履之时觉头重足轻,脚底如踏棉絮。指有紫纹,上透气关,启口视其舌苔白而润。

又药局中若无鲜者,可自向洼中剖之,随处皆有。 俾仍服丸药一次服一钱五分,日两次,所送服之汤药宜略有加减。

然使当腰初觉疼之时,亦服三七、土鳖以开其瘀,又何至有后时之危险乎。 病因其左肋下素有郁气,发动时辄作疼,一日发动疼剧,头上汗出,其汗未解,出冒风寒,证候头疼、身冷、恶寒、无汗、心中发热,六脉皆闭。

病因禀赋素弱,略有外感,即发咳嗽,偶因咳嗽未愈,继又劳心过度,心中发热,遂至吐血。治此证者,当以补助肝气为主。

Leave a Reply